丫鬟破瓜H文 皇上龙椅上和臣相高H

软文

婉婉的眼睛失明了,慕承屹……你叫我怎么不恨你?


 

竹竿指了指巷子尽头的二层古旧小楼,“小少爷,老黄家就在前面!”

温景灏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,眼里闪过一抹邪恶的精光。

这个老黄就是陆斯正借高利贷的领路人,虽然不喜欢陆斯正那个绣花枕头,不过,看在他还是挺照顾他们兄妹的份上,他就顺便帮他出口气吧。

一边走近那个小破楼,他一边估算着这楼值多少钱,一串数字在眼前划过,这房子的质量加上这地段,压根不值多少嘛!

不过,小破楼前面停的几辆车倒是高档货。

温景灏一瞧见这车,小势利眼顿时亮了,跟几万瓦的灯泡似的。

哇,最新款的限量版的博兰基尼啊!这要是换成银子买股票,他能赚多少啊!

跟这博兰基尼一比,周围停的宝马神马的就显得档次太低了。

“小祖宗,你再看下去,天就黑了!”竹竿拽着对着跑车流口水的孩子往楼上走,直到上了楼,温景灏才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。

刚接近老黄家,他们就听到奇怪的声音。温景灏摆了个手势,小混混顿住脚步,他自己悄悄的往前挪,偷偷的往老黄家屋里看去。

客厅正中央,站着几个黑衣人,沙发上还坐了一个黑衣人,而穿着廉价地摊货,被二个黑衣人用力按在地上摩擦的中年男子,应该就是老黄。

按着他的黑衣人打了老黄一巴掌:“你说不说!”

老黄脸上横跨着一条刀疤,狰狞的走到哪都会吓到几个人。可在这帮黑衣人面前,这条恐怖的刀疤就成了摆设。

“大爷,他们一早就走了,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哪了!”他粗嘎的声音里带着哀求和卑微: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。”

“我们昨天是不是明确的告诉过你,一旦有了陆斯正的消息就立即通知我们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老黄哆哆嗦嗦的:“求你们饶了我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陆斯正?这帮家伙在找陆叔叔吗?他们这一身黑,跟电视里演的坏蛋好像。

温景灏皱起清秀的小眉头,陆叔叔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!

黑衣人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,温景灏也跟着看过去,哇,好帅好酷的男人,这要是让婳婳看到了,她一定会扑上去,他身上散发着冷冷的骇人气势,完全就是婳婳喜欢的类型嘛。

黑衣人动作优雅的吸着烟,微微一抬眼,扔出一句:“他在撒谎。”

“该死的!”刘撼一拳打在老黄脸上,“不给你点颜色尝尝,你就不舒服是吧!”

他一挥手,二个黑衣人立即抬上一个大箱子。

温景灏扒在门口,目瞪口呆的望着箱子里的东西,这帮家伙想对老黄上演满清十大酷刑?

沙发上黑衣人的目光忽然扫了过来,他立即低下小脑袋,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。

艾玛,刚才那人有没有和他对上目光?他有没有看到他?

温景灏虽然显得比同龄人成熟很多,可毕竟还是个小孩子,亲眼看到坏蛋严刑逼供,怎么可能觉得不恐怖?而且,这帮黑衣人一看就不是他能惹的。

所以,他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。

打定主意,他正想叫上大家一起偷偷溜走,室内突然传来一声惨厉的嚎叫。

都说好奇害死猫,这话放到温景灏身上,完全没错!听到这声惨叫,他竟然又悄悄抬起头看去。

老黄的胳膊被人压在桌面上,血淋淋的。

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,手里拿的那把刀上虽然挂着鲜血,但锋利的刀锋反射出的白光,亮的刺眼。

足可见这刀有多锋利。

“片肉的感觉很好受是吗?”黑衣人的表情看起来很邪恶,“当刀贴着骨头片下去的时候,那滋味会更销魂。”

老黄浑身哆嗦,连连哀求,“各位大爷饶了我吧,我真的不知道,真的……啊……”

又一刀下来。

不知道老黄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太讲义气,刘撼连续落下三刀,他还是一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

慕承屹坐在沙发上,冷眼看着眼前发生的血腥一幕,一言不发。

刘撼手起刀落,都能听到刀锋划骨头的声音。

老黄疼的满头冷汗,紧咬着牙关已经说不出话来,从他胳膊上流下来的鲜血淌了一地。

乖乖,这样下去会死人的吧!

温景灏冲身后的竹竿使了一个眼色,告诉他们去楼下等,然后冲进了客厅。

“先等下,先等下!”

突然闯进来的小男孩,让黑衣人们都吓了一跳,唯有慕承屹的表情没有变。

他早就发现了他,还以为是附近好奇心重的小孩,扒在门边偷看热闹。不过,他也没有料到小家伙会冲进来,脸上还没有任何害怕的神色。

刘撼圆眼一瞪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谁不重要哇!”温景灏呵呵的笑了一声,指着痛苦不堪的老黄:“重要的是,这人还欠我钱呢。你把他弄死了,谁还我钱?”

欠他钱?大家又不是瞎子,谁看不出他是小屁孩的事实?老黄怎么会欠他的钱?

一群人的脸上,明明白白的写着“鄙视”二字。

鄙视撒谎不打草稿的小屁孩。

温景灏看出大家不信他的话,把欠条展开了给众人看,得意洋洋的说:“他欠我十万块呢。”

其实是欠竹竿他们的。

小家伙多机灵,早就看出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是头头,说不定外面停的博兰基尼就是他的。

想骗钱,当然要找有钱的主。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丫鬟破瓜H文 皇上龙椅上和臣相高H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