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长双性~嗯哈 离婚多年和儿子那个了

软文

太阳终于从东边的地平线下蹦出,阳光洒满了人间,照耀着好人,给好人带来温暖,同时也照着坏人,赐予他们同样的温度。

慕承屹抱着娇柔的小女人,视线全部落在她的身上。

她看起来好憔悴,没有了初遇时的惊慌失措,也没有了再遇时的倔强和反抗。

可不管是惊慌失措的她,还是倔强愤怒的她,都是有生气的她,眼睛总是亮亮的,情绪一旦有了大的波动,二个小脸蛋便粉红粉红的,格外的魅人。

其实,她长得很不错,小脸巴掌大,明眸皓齿,五官端正,虽然达不到美若天仙的级别,却也是一个耐看的女人,一个有个性的女人,仿若带刺的玫瑰,明明会给人带来痛苦,却又让人忍不住去采撷。

而现在的她,真的很憔悴,苍白的小脸上布满泪痕,眼睛哭肿,干涩的嘴唇也失去了健康的红色,还起了皮。

他再次执起她的右手,小手指的那个侧面已经破了,血肉模糊的滴着血,手腕上还有那么大一块吓人的淤青……

再执起她的左手,亦如是。

手伤是她自己砸的,而纤细柔白的手腕上的淤青,则是他昨晚逼供造成的。

她单薄的衣服都被汗湿透,不知道是冷还是怕,在他怀里一直颤抖。

慕承屹心底莫名的腾起一股疼惜,不禁抱紧她,往别墅的方向走去。一路上她都很乖,窝在他怀里除了颤抖之外,再无其他动作。

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客房的大床上,发现她的脸比之前红了很多,伸手一摸,好烫!应该是发烧了。

他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,走到门口跟佣人交代了几句,然后走进浴室放好热水,再回到卧室抱起她朝浴室走去。

慕承屹已经尽量小心翼翼了,抱起温梓惜的动作很轻很柔,可她还是一下子就醒了。

一发现自己是在此生最恨的男人怀里,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又激烈的挣扎起来,一边推他一边打他:“混蛋,放开我!你放开我啊……”

她挣扎的太剧烈,为了不伤到她,他只好先放下了她。她一骨碌的从床上爬起,明明全身还在颤抖,腿也在打颤,可她还是往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“你干什么去!”慕承屹下意识的一把拉住她,她立即厌恶的甩胳膊,那副想用力却根本使不上力气的模样真的把他惹毛了。

“你生病了,要好好的休息知不知道!”他低声冲她怒吼,这个疯女人,都病成这样了,还逞什么能?

“我要回去,我要回去……求你放开我……”温梓惜已经病的迷迷糊糊,连续不断的重复这二句话,等她发现自己被他拖进浴室,他伸手扯她衣服时,立即尖叫着喊出第三句话: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她惊恐的宛若受伤的小动物,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抱紧自己,瑟缩在角落里,看向慕承屹的目光宛若看着史上最凶的强饱犯。

慕承屹深呼吸再呼吸,最后还是发作了,暴怒的冲她吼:“你想滚就滚,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!”

温梓惜被他吼得一哆嗦,混沌的意识也变得清明了一点,也拿不准他说的是真是假,双脚试探性的微微往门口移了一下,眼见他没有做出阻拦的动作,犹如犯人获得大赦一般,一个转身,头也不回的朝外跑去。

她本就病着,又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身上哪里还有力气,说是跑也跑不快,脚下还不断的踉跄。

慕承屹大步前行,尾随她来到客房门外,见她往楼梯的方向跑去,然后——

下楼梯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,整个人就骨碌骨碌的滚下楼梯,脑袋最后还磕在柱子上,发出咣的一声巨响。

他的拳头不自觉的跟着握紧,心脏也一缩一缩的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她在地上趴了一小会儿,勉勉强强的,摇摇晃晃的重新站了起来,朝大门外跑去。

她和他虽然只见过二面,结局却一样:她想尽办法的逃离他!

他望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,闹钟不禁浮出一个念头,下一次,一定不会再让她逃掉。

可这一次明明就是上一次的下一次,他却又让她从自己身边逃走了。

“少爷……”贴身保镖刘撼看到他摆手,立即来到他面前。

“派人盯紧她。”

“是!”刘撼接着道:“一旦有陆斯正的消息,我会立即回报。”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学长双性~嗯哈 离婚多年和儿子那个了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