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弄小核花珠敏感颤抖 父母每天晚上都有吱吱的水声

软文

我有些惊讶的问道,我就知道人家不会平白无故给我买这么多好东西,还拿出领带和手表来给我装扮,总是要我付出一些什么东西的。

想到这里,我收起了自己那点优越的小心思,一再的告诫自己,人家只是想让你帮个忙,千万别自作多情。

方艳宁则是摆摆手:“让你去你就去,别问那么多,行了,就这样,早点睡觉吧,明早还要上班呢!”

嗯,我明早也要上课。

我提着自己的旧衣服上楼,找了一间房间走了进去,然后小心翼翼的换下了这套衣服,还把领带和手表分别装进盒子里放好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开始洗澡睡觉。

温软的大床是我从来没感受过的,这一觉睡的却特不踏实,梦中全都是方艳宁的影子,穿衣服的,不穿衣服的,穿各种各样衣服的,没穿着衣服各种各样搔首弄姿的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反正我是被方艳宁打醒的,我只记得她当时只穿了一套真丝的睡衣,站在我的床前,头发乱糟糟的却满是馨香旖旎的姿态,口中却是很焦躁的喊着:“你个土老冒,居然起这么晚,我还指望你喊我上班呢,这都九点了!喂,你还不起啊?”

这个泼辣的娘们,一边喊着,还一边掀开了我的被子……


 

“啊……”

我下意识的一低头,把脑袋扭了过去。

说实话,我不是第一次看到方艳宁的身体了,就连她一丝不挂的时候我都看过,更何况是眼前这种还有些遮挡的情况。

但是这Ju身体,我看一次就激动一次,那种感觉怎么说呢,就好像有上千只蚂蚁在你的心头爬,弄的你浑身直痒痒。

可是我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看,怕方艳宁生气,觉得我是个流氓之类的。

方艳宁瞟了我一眼:“我去,我都不害臊,你还害臊了?让你看是你占了大便宜,怎么弄的好像是我多不要脸是的了?”

我连忙说道:“不,不是,宁姐你的身材好到没边了,我怕我流鼻血。”

方艳宁‘呵呵’了两声:“可是你的动作和表情却告诉我,你不想看我啊!”

我顿时陷入了尴尬的为难境地,她这话什么意思?看?还是不看?

看不看都会落人话柄,这妞话里话外都给我下套,太可恶了。

我只好抬头:“不是的,我想看……”

果不其然,我一抬头,方艳宁‘噗哧’一声笑了出来:“人果然没几个好东西,小流氓,还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想法?”

我被她气得想吐血,却低头也不是,瞪着眼看着也不是。

“你想看,就好好看看。”

方艳宁一边把那两条白嫩的大长腿踏进了长裙,穿上了那件红色的长裙,一边动了动扭动了一下自己细嫩的腰肢。

眼看着那黑色带着点镂空的小内衣被撑的鼓鼓的,我感觉自己身体内的热血都涌动上来了,一直到她把长裙拉起来穿好,我的脑海里还不断的晃动着刚才那撩人的画面,我感觉自己的背后又出汗了。

方艳宁好像特别喜欢红色的衣服,这套红色的长裙穿在她的身上,就好像一朵燃烧的火焰花,能够耀眼的让我失。

方艳宁穿好衣服,站在沙发上转了两圈,有些炫耀的说道:“怎么样,土老冒,好看不?”

“好,好看……”

我觉得自己当时如猪哥一般的傻叉,就差没流口水了。

说完之后我就察觉自己好像有些过分了,立刻低下了头。

这一低头不要紧,我刚好看到自己某个部位居然起了反应!

我的这条牛仔裤有点小了,也有点紧了,很多生都知道,那种被衣服夹着的感觉别提多不舒服了,我看到方艳宁正在摆弄她新裙子的裙摆,根本没注意我,我就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兜里,拨弄了一下。

没想到,我这么动了一下,居然被方艳宁发现了,这个妖津立刻喊道:“呀,你起反应了?我去,我以为你是清心寡欲的老和尚呢,上次在我姐那里,我都光了也没发觉你有反应了啊?怎么我换个衣服就把你弄出反应来了?”

大姐!人家还是个少,能不能别把这种话题说的这么过分,这么爆露,这么直白啊?

我腹诽着方艳宁,自己的脸都红了,辩解道:“当时你溺水了,我是在抢救你,哪里会有其它的心思!”

方艳宁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:“那你现在就敢有其它的心思了?”

我连忙摆手:“不,不,我现在也不敢有!”

“可是你已经有了!”

方艳宁瞪着杏眼,还伸手一指:“你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么?”

你大爷的,你感受过被一个漂亮女人指着那里的感觉么?我当时真的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指着,就我这小爆脾气,要是在乡下,哪个漂亮小妞要是敢这么指着我,我一准把她拉进苞米地。

可这是在城里,我爹妈在我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不让我惹事,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我依然克制着自己。

“行了,我换都换完了,该你换看看了。”

方艳宁说着,了一个纸袋子给我:“这是给你买的那两身衣服,穿上让姐姐我看看。”

“我,我当时不是都试过了么?”

方艳婷说只给我买休闲装,可是方艳宁怎么都要给我买西装,最后姐妹俩掰扯了半天,各让了一步,给我买了一套休闲装,一套西装。

方艳宁有些蛮不讲理的说道:“让你换你就换,姐当时没仔细看,我现在想仔细看看合不合身,别浪费了姐的钱。”

今天看你撒钱的时候你也没浪费钱的觉悟,这会说怕我浪费钱了?

心里不服气,我还是抱着那个纸袋,‘哦’了一声,转身往房间里走去。

“站住,你干什么去?”

我刚一挪步,方艳宁就把我喊住了。

“换衣服去啊!”

我一脸的委屈,看着方艳宁,不知道她又起了什么鬼心思。

方艳宁,丝毫没有女有别的觉悟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换个衣服而已,就在这换!姐我看着!”

就在这换?

我虽然一句有了点预感,可是依然脑中宕机了数秒:“这……”

方艳宁眼神轻蔑的看着我:“怎么?我都敢当你面换衣服,你一个大人,换个衣服还躲躲藏藏的?”

或许被她轻蔑的眼神激怒了,我也来了混不吝的劲头,当即把纸袋往桌子上一放:“换旧换,谁怕谁啊!”

说着,我拽出了那套休闲装,正准备脱衣服,方艳宁却喊道:“你咋不穿我给你买的西装,怎么地,我买的衣服不如我姐买的好看?”

我靠,你们姐妹俩什么关系,你居然在背后吃你姐的飞醋?还行不行了?

我无奈,只好放下了那套休闲装,拿出了那套西装。

这套西装是范思哲的,花了五千多,这还是便宜的,我当时都肉疼到了极致,变成神经都疼了,方艳宁却轻描淡写的说什么这衣服没意思,说要拉我去定制一套。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玩弄小核花珠敏感颤抖 父母每天晚上都有吱吱的水声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