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一家亲顶点小说 校长啊轻点啊太深了

软文

温喆见刘春杏态度坚决,得意的嘿嘿一笑,脸上挂着胜利的表情,“你听见了没有,人家不愿意去,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去吧,别丢了脸。”

“你小兔崽子找打,我让你管闲事。”那个打手早已经按耐不住了,带不走刘春杏,那才是丢了面子不说,还要被道上的人耻笑,还要被王胖子指责一顿办事不牢靠,他捏着拳头,虎虎生风,往温喆身上一捅,温喆想躲避已经来不及,只觉得胸膛里嗡了一声闷响。

他揉着胸口,疼的只咧嘴,可是在刘春杏面前,他觉得自己不能认怂,上去就手脚并用的乱打了起来,完全没有一点套路。


打手是个练家子,温喆这样的人,没有一点功夫底子,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一个打三四个,所以蔑视的笑了笑,脚一抬,就踹的温喆一个趔趄,一屁股坐在地上,等温喆爬起来的时候,打手那是不屈不挠,一路追着打,只打的温喆连连后退,一直退到了卫生所里,打手还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,使劲的一个推手,温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,浑身疼的厉害。

刘春杏见事情不妙,再这么打下去,只怕要把温喆打成了残疾了,她尖叫着喊道:“快住手吧,我跟你去还不行嘛?再打要出人命了。”

打手听了,抡起的拳头这才放下来,拍了拍手,得意的说道:“早这样,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嘛?何必呢?”

说完一把揪住了温喆的衣领,指着他青肿的脸说道:“小子,今天饶了你,以后别他娘的没事逞什么英雄,一个乡巴佬,还想英雄救美,老子见的多了,多半没有好下场。”

打手说着把温喆一推,转身就出去,摇着头胜利的哼着小曲,看样子要去开车,打开了车门,等着刘春杏过去。

刘春杏见温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,心疼的想掉眼泪,可是委屈又没法表达,楚楚可怜的看了看他,只好转身跟过去。

温喆只觉得骨头要散架了,这个打手下手真是狠啊,自己都没有碰到他,就挨了这顿打,这简直是一种侮辱,而且他有预感,刘春杏这要是去了,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,一想到那个场面,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着刘春杏那硕大的胸,温喆就脑子充血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千万不能让刘春杏跟着去。

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过这个打手,该咋办呢?看来只有跟这个打手拼命了,他指着那打手喊道:“你个小狗崽子,刚才打的不算数,你有本事再来把老子打爬下,老子就彻底的服输,怎么样?”

“你还没完没了,小王八蛋是不见棺材不流泪,老子今天就让你躺半个月下不来床。”打手被温喆挑衅,气急败坏的握着拳头,就冲了进来,刘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,硬是没有拉的住。

温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过来,他摸着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脑袋上去,这样起码可以把他打晕了,然后就好办了,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时候,他扬起手来就将凳子丢向那打手的脑袋,原本以为这一招会凑效,岂料,打手伸手一挡,那椅子腿也断了好几根,打手跟个没事人一样,眼睛血红血红的。

“这是你先搞的,老子让你尝尝。”打手恼羞成怒,过来像是抓小鸡似的,一手抓住温喆按在了桌子上,一手抄起一把凳子,就朝着温喆砸了过去。

这要是砸在温喆的脑袋上,他不死也得晕过去,说不定会是脑震荡,情急之下,温喆的手在后面胡乱的一抓,就抓到了自己的银针,情急之下,他也顾不得那么多,照着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。

这是在情势所逼的情况下,温喆想起来的不是办法的办法,根据针经书上所说,银针刺中人体身上的穴位,轻者可以治病,重者甚至能够让人休克,让人四肢僵硬。

温喆当时也没有多想,却凭着熟练的手法,扎对了打手身上的穴位,就见打手身子一震,瞬间僵化了,手里的凳子擦着温喆的脸掉在了地上,硬是将他的额头划出一道血痕,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,慢慢的蹲了下去,翻着白眼像是个傻子一样,口吐白沫。

一旁的刘春杏吓坏了,啊的一声叫,连忙过来,藏到温喆的身后,硕大的胸蹭的温喆心里发痒,她踱着脚指着打手喊道:“他怎么了,你把他咋了呀?怎么不动了?”

温喆也是一阵慌乱,这还是他第一次试验银针刺穴,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气,没有料到就把这个凶狠的打手给弄的僵硬了,他有点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,还好有气,犹豫着将打手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,就听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声,这才缓过神来,十分惊恐的看着温喆,像是看外星人似的。

刚才也没有见他怎么出手,自己就突然动不了,打手现在全身还很乏力,好久才缓缓的站了起来,这才出着粗气,害怕的往后退。

“你快走吧,开着你的车滚蛋。”温喆大吼了一声,吃惊之余,望着手中的银针,心里暗喜,原来这银针还有这样的功效,看来以后能够派上大用场。

“算你狠,我们走着瞧。”打手双腿有些发软,心有余悸,狼狈的跑回车子上,手还在发抖,好像喝醉了酒一样,哆嗦着发动车子,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架,还是头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对手放到,而且都没有看清温喆是怎么出手的,继续待下去,只怕会更加的吃亏,于是心有不甘的离开了。

刘春杏见没事了,挽着温喆的手都忘记了放下来,惊诧的问:“小喆,你怎么打赢他的,刚才他那么凶。”

“切,我是拼了命的呀,都不是为了你,哎呀,疼死我了。”温喆收了银针,这才意识到脸颊上生硬的疼,不由的捂住。

“我看看,都肿了,流血了,我给你上点药。”刘春杏说着,心疼不已,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,此时她贴的很近,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摩擦着,温喆都忘记了疼了,目不转睛的低头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,心里一阵燥热。

刘春杏很快就替温喆上药,温喆坐下来,刘春杏半蹲着,一边上药还一边用红红的嘴唇吹着他的脸,温喆此时完全闻不到药水味,鼻子里全是刘春杏的体香,看着她那么认真的样子,他心里一动,忍不住一把搂住了她。

“春杏姐,你对我真好,我好喜欢你。”温喆说着,也不顾刘春杏扭捏,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,手也不安分的捏着她硕大的胸脯。

刘春杏没有防备,哼了一声,才反应过来,连忙挣脱出来,娇羞道:“小喆你别闹了,药还没有上好呢,这可是卫生所,别让人看见了。”

温喆早已经是急不可耐,见外面也没有人,上去就搂住了刘春杏,在她耳边说道:“春杏姐,晚上我们再去看电影吧,好吗?”

“哎呀,晚上再说嘛,你这是干啥呢?”刘春杏忸怩一阵子,不由跑过去,也顾不得给他擦药了,心慌意乱的收拾着杂乱的卫生所。

温喆大概是刚才打赢了,所以心情特别的好,也顾不得疼,欣赏着刘春杏那可人的样子,心里憋着一把火,真想现在把她就地正法了,实在是这里不方便呀。

晚上天一擦黑,温喆就早早的在村头等着了,他骑着那个老旧的自行车,等了好一会儿,刘春杏才扭扭捏捏的过来了,温喆拍着前面的单杠说道:“来,今天坐这里。”

“干啥不坐后面?让人看见多不好?”刘春杏很疑惑的问。

“后面的坏了,不能坐人,这天都黑了,你还怕个啥,来嘛。”温喆一只脚踮着,拉着半推半就的刘春杏,看着她大而丰满的屁股坐上去,擦着他下面的家伙,他立马有了反应,抬脚就蹬起了车子。

还是像上次一样,温喆专门挑难走的路走,那坑坑洼洼的路颠簸着自行车都快要散架了,听着怀里刘春杏不停的叫唤,身子还不时的擦着自己的家伙,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,好像要寻找目标起来。

刘春杏似乎有了感觉,只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,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摸,刚好摸到了一个硬东西,嘴上还问着这是啥,没一会儿就意识到不对劲,羞红了脸。

温喆这时候正好骑过一块玉米田,本来路就不好走,磕磕碰碰的,被刘春杏的小手一握,身子一怔,一时间没有扶好车把,恰巧前面遇见个石头磕了一下,车子猛然一震,就歪向了旁边的玉米地里。

当下温喆下意识的抱着刘春杏,车子滚到了一边去,而两个人也搂抱着滚到了玉米地,还好有玉米杆挡着,没有什么事。

刘春杏哎呀一声,准备爬起来,温喆灵机一动现在可不正是个好机会吗,当下抱的更紧,一双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了起来。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乱一家亲顶点小说 校长啊轻点啊太深了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