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态做gif动态视频教程 教官用舌头分开我的花瓣

软文

李绍见她反应何其有趣,暗自懊悔怎不早日将她拖到这马车上来行欢。说这李慕仪浪荡,为了李桓,连贞洁都能舍出去;可她在行房时又甚为保守,一点儿花样都玩不得,玩了就要恼。

但李绍是何等样人,李慕仪越是不肯,他越是想要驯服她,要她即便讨厌,也得屈从于欢爱当中;就像她对他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情感,可也有不得不缠着他求欢的时候。

李绍手指扣住她的下巴,迫着她仰头挺腰。他低头亲吻在李慕仪幼白的背上,夹杂着轻浅的噬咬,道:“又烫又紧,死咬着不放,是不是心甘情愿想教本王欺负?”

是了。李慕仪最恼的从来都不是李绍,而是她自己。

高后病逝前,幼小脆弱的李桓交托无人,满目盈泪,全是不舍和不安,病痛折磨数日撑着口气不肯安枕。最后是李慕仪跪在病榻前,取了指尖血起誓——定奉己命予殿下,竭尽所忠,竭尽所能,护佑他平安长大。

高后得此一誓,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,沉下一口气,缓缓合上了眼。

高后去时,母族因贪污行贿、卖官鬻爵等数十条罪行获罪,高家满目疮痍,无从仗恃;不久,先帝废后,连皇陵都不允高后入葬,于次年改立新后。

那一年,李桓九岁,她十三岁。

六皇子李绍凯旋,奉上鞑靼的头颅为先帝贺生,被加封为雁南王,领禁军以及神威营兵权。

正是在除夕宴上,李慕仪第一次见到李绍。他独行于梅林当中,沉着墨的厚重貂裘披在肩上,用细金链子作束,衬得身影高大颀长,却并不显粗狂。他从雪与梅间踏行而来,步伐是世代贵胄养就来的从容不迫,抬手轻易折过李慕仪踮着脚也够不到的梅枝。

待他低头望进她的眼睛时,李慕仪愣了一愣。

好久他才将梅花枝搁在李慕仪的手心,不明就里地叹了一句:“怎还这么小,真像只小家雀儿。”

往后,雁南王就像在死寂的皇宫中寻到新的乐子,恶趣味地看她护着李桓在后宫里摸爬滚打,丑态百出。她被妃嫔泼了半袖子水都不肯掉一颗眼泪,饶是李绍用银针将那些燎烧的水泡尽数挑烂,敷上刺骨灼人的药草,她都没喊一声疼。

李绍嘲笑她蠢,嘲笑她不自量力。

可李慕仪不认。

一直到三年前先帝病重,垂垂危矣,后宫前朝云谲波诡,文武百官各自为营,筹谋新君。从前李慕仪为求自保而拉拢的官员临阵倒戈,在那般重要关头害得李桓当其冲,成为众矢之的。

她才知自己真如李绍说得一样愚蠢,愚不可及,自以为能凭己身之力护李桓周全,到最后却险些将他害死。若非当时李桓年幼,身旁又无人可信、无人可依,李慕仪恨不能自尽了事,去到黄泉向高后谢罪。

唯独那一回,李绍唇边的微笑没有讥讽之意,而是擒住她的下颌,望着她的眼睛里清贵冷静,命令道:“求我。”

最让她愤恨的是自己无能,是不得已的屈服,是屈从在李绍几近折辱的索求中,却仍然贪婪着与他欢愉的自己。

李绍掐着她的腰,一下一下沉沉挺送起来。李慕仪完全落在他掌控之中,不着实处的无措与怕教人现的惊惶交织,只能本着意识去依靠他,可他在她身后,除了交合的性器和揉握在乳胸上的手令她不断欢愉外,她只能看见身后人投落下来的影子。

软云一样的酥乳在他手中玩捏形状,交合处泛起细微的泥咛声响,在抽送间荡起春水。李绍呼吸渐沉,车厢外终于静了,碌碌的车轮中混着她死死咬住手指忍耐的呻吟,渐渐生出无尽的快意。

“停车!甚么人!”守城的士兵持锐拦住马车。

李慕仪听见有人,浑身一下绷紧,低声惊呼挣着要起来。李绍倒抽一口凉气,忙按住她乱摆弄的腰,教她下头含得险些泄身。

驾车的人乃是李绍的侍卫,“大胆!六王爷的车,你们也敢拦么?”

“六王爷?”

士兵显然存疑,小心翼翼地望进车厢门,正准备细看,里头传来森森沉寒的声音,“放肆。”

这一声令那士兵猛打了个哆嗦,收兵跪地,“参见六王爷。”

李绍捂住李慕仪的嘴,恶意十足地在她花穴中碾磨了几下,李慕仪似教道电光劈开神智,手指攥得骨节白,眼眸中透出一片淫靡的水泽。

他将鎏金腰牌扯下,冰凉坚硬的牌子从背脊上寸寸掠过,李慕仪挺起腰躲避陌生的凉寒,肌肤上起了一层战栗。李绍轻笑了几声,终于将腰牌交给驾车的侍卫。

车厢一开一合,浅浅开了一口小缝儿,那士兵教一截雪白晃住眼睛,恍然了好些时候才将腰牌接过来察看,上头明煌煌的雕龙刻云,背后有“梁雁南王”四字,哪里还敢再怀疑。

他当即喝呼一声打开城门,便双膝跪地,伏磕头,“恭送六王爷。”

车马终于又行了起来。

李绍张口咬住她玲珑圆润的肩头,疼痛让吓得魂不在体的李慕仪蓦地回神,紧接着,彻骨的酥麻汹涌而至。李绍抚摸着她的身体,将她浑身僵硬安抚得渐渐松缓下来,略带薄茧的手捏着她的臀肉,微痒地轻呵在她的耳边,低笑道:“怕被人瞧见?”

李慕仪冷了一下心神,回道:“你不怕……啊……恩……”

身下突如其来的冲撞令李慕仪失声叫出来,婉转动人,小猫爪子一般挠在心头,车厢外驾马的侍卫连抽鞭的声响都落了一拍。

李绍愉悦地笑起来,“本王惧怕甚么?男欢女爱,夫妻敦伦,谁还能免俗了不成?”他将满身汗津津李慕仪捞起来,按倒在身下,一手掐着玉乳,一手按着她的小腹重重往深处撞去。

李慕仪无处可攀,只能扶着李绍坚阔的手臂,张着口将吟叫压在喉咙中深深喘息。

李绍也不再折磨她,一通疾风骤雨,将李慕仪顶送到欲海浪尖,喘息化成无声的呻吟,染了一层薄红的娇躯在他手下痉挛不已,李绍拉着她到怀中抱紧,男女的喘息在车厢中纠缠回响,身下又狠插了几下,深射进花心中。

李慕仪攀附在他的肩上,眼里丢了魂一样迷离,无论是身前的胸膛,还是背后环住她的手臂,无一处不落在李绍掌中。李绍不曾撤身,将阳精往深了送,扳过李慕仪的脸亲吻吮咬着她的唇瓣,呼吸与津液交缠,分不出彼此来。

她意乱情迷,满身疲累地倒在李绍的怀中昏昏欲睡,沉迷间也分不清真假,也不知他是不是当真说过……

“往后不许再喝避子汤了。”修长的手指轻抚着细腻汗湿的小腹,他咬着她的耳朵,低低说了一句,“你给本王生一个小世子罢……”

李慕仪想,他果真是醉了。

紫红龙器在雪白的手掌中怒胀,李桓唯恐李慕仪醒来,始终不敢恣意放肆,动作幅度近乎小心翼翼,呼吸逐渐急促……寻常妃嫔侍寝,或以芳口,或以丹穴,无论哪处都是紧窒濡热,可李慕仪这素手抚来的滋味比那些都来得妙。

可见情欲、情欲,必当傍着情而生的欢欲才可抵真正的极乐天。

李桓挺弄几下,顶端往那凸起的乳珠儿上顶。他细细抽着气,酥骨的快感犹似春雨,绵长细密,却始终不肯痛痛快快下一场。他阖上眼,幻想着李慕仪在他身下丢了魂吟叫的动情模样,每根筋络都泛起快活,齿间轻溢出低低的声音,“姐姐……姐姐……”

每一字成压在舌尖儿的酸苦,似药汁与涩梅交织,五味杂陈。李桓浓黑的眼睫濡着,轻拧着眉头,从眼角淌下泪来,手指在阳物顶端轻揉,就着如水温柔的手疾送几番,那滚烫的性器在李慕仪掌中跳了跳,很快吐出一股股阳精,喷溅在她鸾袍上。

李桓彻底失控,一瞬晕眩后,似沉甸甸,又似轻飘飘地倒在龙榻上,抿着剧烈颤抖的喘息声,他能清楚地听见腔子里的心如擂鼓,荡漫在整个宫殿中。

他手指上还沾着些许精液,李桓抵住李慕仪的牙关,轻轻拨弄着她的唇,满是邪气地将星点抹在她唇上的每一处。看着李慕仪沉静的睡容,作乱的手蓦地止住,突然平生出几分惶恐感,好像方才那般也算不得敦伦云雨,不过是他又做了场闹春的梦罢了。

他似是确认,似是像每个帝王那般开疆拓土,低头去吻李慕仪的唇,轻轻一下,又吻过她的脸颊、下巴,待拨开稍稍松散的衣领,正准备在那雪颈上印下一吻,那一抹红色牙印狠狠刺痛了他的眸子。

李桓不由地打了个哆嗦,手指抚上那道牙印,见周围还浅浅布着殷红吻痕……

能是谁呢?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动态做gif动态视频教程 教官用舌头分开我的花瓣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