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正在上体育课英语 别在这里做回卧室

软文

法国时间18点23分,徐宴看到来显,蹙着眉接听,想问她国内那么晚了怎么还没睡。

结果刚接起,不等他开口,那边就哽咽着低低喊了他一声:“阿宴……”

徐宴眉心一跳,内心焦急,但还是耐心的柔下嗓子:“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呜……”熟悉的声音带着安抚效果,白芷忽然啜泣得更加不成声。

但其实音量很小,连声控灯都没有惊扰到。

可徐宴听得起火。

她一向很乖,电话都很少打,就担心他在忙、会给他带来困扰。

更知道她哭他会急,所以这两年她一个人再怎么难,除了他刚出国的头两个月,之后就从来没这样哭过,怕他不安。

“有人欺负你了?”想到女孩一个人在不断的掉眼泪,徐宴眼神有些冷。

“没、没有。”白芷想也没想,矢口否认。

她想把所有委屈都哭给徐宴听,想告诉他,她学坏了,因为只有他才会好好哄她,跟她说些安慰话。

可是今晚的这种事,她怎么说得出口。

就只能哭。

徐宴心烦意乱的扯了扯演出服的西式领结,想问她哭成这样你觉得我会信没事?

恨不得立刻动身飞回她身边。

白芷自顾自的哭了几分钟,不太难受了,才停下来,一抽一抽的缓着气儿问他:“阿宴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乖,圣诞节过后你就看得到我了。”

白芷摇摇头。

不,不是,我是问你什么时候能,回来了就不走。

可她没有问。

徐宴笑问:“想我了?”

白芷嗯了一声。

“我请假先回去陪陪你好不好?”

“不行。”白芷哭红了鼻尖,说话瓮声瓮气的,但态度很强硬,教他事业为重:“舞团的练习和演出很紧凑。”

徐宴笑,没坚持,只道:“很快就到十二月了。”时间不远了。

“嗯。”

“照顾好自己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我今晚有个演出,快开场了,明天等你睡醒了我再打回给你好不好?”

一听到他原来有正事,白芷就后悔自己打扰他了,匆忙扔下一句:“好,你快去忙,拜拜。”就直接挂断了,连给他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。

徐宴听着那怕事的忙音,哑然失笑,放下手机的时候,界面已经回到主屏幕。

壁纸上,

午后的练功房,一抹暖黄的斜阳打进来,光线干净而美好。

一个少女身穿纯色洁白的芭蕾裙,立起脚尖正要起舞,却发现有人在偷拍,憨巧的朝镜头看过来,抓拍下来的那瞬,有几分羞涩胆怯,眉眼清稚的看着他,像一只在阳光底下发着光的精灵,不小心被人类发现了。

徐宴还记得拍完之后,她眨眨眼反应过来,朝他冲过来,撞进他怀里,撒着娇让他给她看看拍得怎么样,丑不丑。

徐宴说很丑。

没有给她看。

贪婪的人类捕到了精灵,自然是要藏起来,不能给任何人看到的。

包括不能让精灵知道,她自己有多珍贵。

手机自动锁屏黑屏了。

徐宴掐着跪在他腿间的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孩,将肉棒从她唇里抽了出来。

然后提起她,把她按在更衣室的隔板上,贴上她的后背,在她耳畔用法语问她:“还有半小时开场,你想不想要?”

女孩扭着屁股点点头,徐宴熟练的剥下女人的芭蕾舞袜,将粗大的肉棒插了进去。

徐宴闭着眼想象着身下的女孩的脸。

“啊啊……啊……Elio……太、太快了……好舒服嗯……”

徐宴嘘了一声,“闭嘴。”

女孩自己捂着嘴巴又爽又痛的唔唔叫着。

第一十章

###第10章

第二天,陈流销了假,返校上课,发现应该站第一排中间的女孩去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全程没给他好脸色,并且一个视线都不曾落他身上。

课程上到一半,陈流邀一个学生上来做示范动作,清冷疏漠的双眼,在众学生脸上扫了一个来回,最后落到白芷身上,定住。

“白芷,你上来。”

话音刚落。

就遭到了干脆利落的拒绝:“不要。”

白芷面无表情,声线还是嫩甜的,但没有起伏,有些生硬的冷冰冰。

陈流盯着她。

她盯着前排同学的脑勺,一脸无所畏惧。

同学们:“……”有本事你看着老师再硬气啊!

同学们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陈老师。

他们对陈老师的印象是,很有距离感。

因为没人见过他有情绪波动的时候,好像一直都,淡然无澜。

但正是如此,那双没有温度甚至有些冷冽的眸子看过来的时候,没人敢造次,敢试探他动怒的底线——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、承不承受得起。

白芷今天态度这么冷硬的对陈老师,确实莫名其妙。

不过,陈老师应该不至于跟她计较吧。

可大家就是看出了他眼底的深讳。

静寂了几秒,刘画举了举手,替白芷解释:“老师,她今天生理期,身体有些不适。”

女孩子的特殊日子,放在其它学校里这样大剌剌的说出来,或许会让人尴尬,但舞蹈学院都是见怪不怪的了。

陈流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,收回视线,也没有再请其他学生上来示范的意思,而是跳过了这环节,继续上课。

白芷耳朵都要喷出热气了,“没、没有。最近在上理论课。”

陈流没说话,仰头,喝掉那酒。

冰凉的酒水顺喉入胃之后,火辣辣的。

洋酒浓烈,酒精度高、醇,一碰火苗就能点燃。

却意外能浇灭心头刚刚窜起的火。

他知道没有。这周的课程表还是他安排的。

只是问的时候,有想象着她夹着别人的肉棒,被别人按在身下欺负到眼睛通红的小兔子模样。一时间,整个人都燥了。

这么乖的一个女孩,严厉拒绝都不懂,后入的时候,都只会回过头,用一双水雾涟涟的眸子委屈凝着你,皱起哭得泛粉的小鼻子、软绵绵地说不要。

任谁都想把她弄到高潮哭吧。

舌腔酒味浓郁,他舌头抵了抵上颚,没去想这些了,才开口:“那挺乖的。再问你一个问题,回答好了才是最乖的——

这几天没被老师蹭,有没有想?”

“睡觉的时候,是不是手伸进腿缝里夹着睡的?

手有没有像老师一样揉小屄?奶子呢?

我揉得好还是你自己揉得好?

有没有控制不住地叫出来被室友听到?她们听了一定都知道你在自慰,因为我记得你叫得很好听,很骚也很娇,一听鸡巴就硬了。”

白芷捏紧了机身,“没有!”底气、中气十足。

“哪个没有?”

“全都没有!”

陈流佯装有些受伤,“真的没想吗?可老师有想。”

“骗人。”

胡说八道!如果想又会请这么久的假都不回来?

“没骗你,每天睡觉都想插着你的水穴睡,小穴湿淋淋的,肉棒插进去会很舒服……拔出来一些你还会扭着腰不准我动,一定要把小穴插得满满的你才满意。”

“!!!……”他每天睡觉前都幻想她这些?!明明没有发生过的事……!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我们正在上体育课英语 别在这里做回卧室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